0.0749s

耐克女高管因儿子炒鞋丢饭碗,背后是20亿美元的球鞋转售市场

时间:2021-03-07 14:26:03来源:快乐购物街  阅读:(272)收藏
转载:

文|张佳曦体育大生意记者3月6日,原本是耐克的三双限量新鞋AIR JORDAN 1 RETRO HIGH OG、W NIKE DUNK HIGH、NIKE AIR MAX 1/CLOT发售的日子。

耐克女高管因儿子炒鞋丢饭碗,背后是20亿美元的球鞋转售市场


文|张佳曦

体育大生意记者


3月6日,原本是耐克的三双限量新鞋AIR JORDAN 1 RETRO HIGH OG、W NIKE DUNK HIGH、NIKE AIR MAX 1/CLOT发售的日子。一早,当很多人打开Snkrs查看自己是否是那个中签的幸运儿时,却发现它们已经集体“失踪”。“由于运营调整,我们推迟了3场原定于3月6日于Snkrs发售的产品活动。”耐克在声明中这样解释,具体恢复时间未做解释。


此前耐克的饥饿营销给其品牌带来了关注和吸引力,而这次限量遇上延迟发售,其热度依旧不减反增。人们对于限量新品的渴求热情依旧存在,球鞋文化盛行让球鞋交易成了很多人的生意,他们把鞋当成一种资产来投资,这也推动了诸如StockX、GOAT等球鞋交易平台的兴起。而根据《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耐克近期离职的一名女高管的儿子也在进行球鞋转售生意,每月转售金额可达到10万美元。



月转售金额达10亿美元,耐克女高管儿子的球鞋交易业务


3月1日,耐克在一封邮件中宣布,其北美分部副总裁兼总经理Ann Hebert离职,之后将会很快宣布接替其的人选。值得一提的是,Ann Hebert此前已经在耐克工作了25年,而在她辞职前的一周,《彭博商业周刊》刚刚发布了一篇关于转售运动鞋服公司West Coast Streetwear崛起的文章。


West Coast Streetwear正是Ann Hebert的19岁儿子Joe Hebert创办,据介绍Joe Hebert购买大量备受追捧的鞋,诸如椰子、AJ等,之后再以更高的价格售卖出去获利。因为很多品牌在线上零售店发售时会设置限额,因此这些鞋子购入通常通过Cybersole、Kodai、GaneshBot等程序抢购。每个月,Joe Hebert都会转售价格数十万美元的鞋。有时候,他们在抢购这些鞋子的同时,就可以把他们卖出去。


Joe Hebert的转售生涯开始于高中,那个时候他已经注意到了他的一些T恤在网络上的售价是其购买时的两三倍。StockX让他们有了平台,StockX也像一个实时价格指南,他们在上面通过观察供求关系来了解特定运动鞋的价值,2017年就已经开始了卖鞋生意。


近几年的运动鞋热潮为Joe Hebert提供了机会,特别是很多品牌将限量款的发售转到了线上,Joe利用计算机程序和发展自己的下线来获得比普通人概率更大的购鞋机会。


而耐克的Snkrs程序有时是唯一发售途径,无论中签与否,人们大多都会在社交媒体上进行交流,庆祝或是吐槽,这延长了鞋子的炒作周期,也让转售鞋有利可图。


此外,疫情也给了这些转售商另外的机会,疫情集中爆发初期很多门店的销量断崖式下滑,在实体店业务停滞的情况下,线上交易平台却很火热。Joe的公司在疫情期的盈利也很不错,特别是2020年上半年,据其介绍,仅5月他们就赚了60万美元。这也使West Coast Streetwear成为了StockX上处于顶层的经销商,Joe表示希望以后可以有自己的网店。


耐克女高管因儿子炒鞋丢饭碗,背后是20亿美元的球鞋转售市场

Joe Hebert晒出的鞋库存照


在采访中,Joe承认自己的母亲是耐克的高管,并激励他成为一名商人,但从未给自己提供过内部消息。虽然他否认,但当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时,外界自然开始质疑她的辞职与其儿子的运动鞋转售业务有关。毕竟,作为25年的耐克员工,其升任耐克北美分部副总裁兼总经理是在2020年4月,她所负责的领域包括销售、市场营销和其他领域的工作。升职不到一年就突然辞职,让人自然产生联想。


《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显示,耐克发言人表示,Hebert女士在2018年曾与公司共享了West Coast Streetwear的信息,当时并没有违反公司的政策,也没有特权信息和利益冲突。虽然没有坐实Ann Hebert的辞职与儿子有关,但也让人生疑。有报道称,Joe曾用母亲的信用卡透支10万美元购买限量运动鞋,其也借母亲的身份获得较高耐克折扣。


真相如何目前没有明确结论,但Joe近几年通过转售运动商品获利是事实,这与近年来球鞋和街头服饰收藏需求攀升有很大关系,在这个市场中,很多人赚的盆满钵满。



20亿美元球鞋转售市场依旧火热,多家交易平台崛起


从上世纪80、90年代开始,运动鞋和街头服饰转售就已经开始流行,较难买到的型号可以卖到上百甚至上万美元。此前一双Air Yeezy “Red October”根据尺码不同最高可以卖到15000美元以上。


市场在增长,但很多品牌似乎对于转售市场没有什么大反应,比如2014年耐克时任CEO马克帕克就曾表示,没有想要专注或占领该市场。阿迪达斯同样对该市场没有什么反应,虽然AJ和椰子的需求将运动鞋变成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业务,但品牌并不会直接从转售市场收益。


耐克女高管因儿子炒鞋丢饭碗,背后是20亿美元的球鞋转售市场

耐克总部


另外一面,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增长的球鞋转售市场推动了很多专业经销商和转售平台的崛起。其中,StockX已经于去年12月宣布寻求新一轮融资,计划于2021年中期进行首次公开募股。其竞争对手GOAT则在2019年获得了Foot Locker Inc.的1亿美元投资,最近则获得了Groupe Artemis的投资。


而诸如StockX、GOAT这类平台不仅提供球鞋交易,还进行产品认证以及鉴定,此外很多人也利用其来研究产品在市场的价格。


除了运动鞋转售,服饰、配饰等市场也同样在崛起。此前,RealReal和Poshmark已经上市,ThredUp也正在计划首次公开IPO,这三家平台每年转售的二手商品价值约达到了30亿美元。


不过,运动鞋转售市场与服装转售市场不同,二手服装一般会以低于零售价的价格出售。而很多二手运动鞋出售的都是全新的,装在完好无损的盒子里,限量版的运动鞋会高于零售价很多。因此很多人抢购有时并不是因为喜欢,而是把其当成有利可图的事,他们会通过与零售商、批发商联系,或使用自动软件在网上快速买鞋。


根据Cowen&Co在2020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尽管一些行业因新冠疫情遭受损失或倒闭,但运动鞋和街头服装市场(初级市场和转售市场)却蓬勃发展,在北美目前的市场规模为20亿美元,预计到2030年全球市场将达到300亿美元。



投机有风险,女性市场与中国市场是商机


庞大的市场下也有一些担忧,毕竟炒鞋也是一种投机行为,而在市场监管方面并不是非常成熟。用户有买到假鞋的风险,兴趣点的不同也代表转售方也面临产品掉价的可能性。


近日,StockX发布了一份报告《Sneakers: Then and Now》,报告就显示,2016-2020年间,adidas Ultraboost 的市场份额下滑了80%,而Nike Air Max 在平台的市场份额增长800%。


此外,功能性鞋的销售额在下滑,2016年以来Nike LeBron 授权篮球鞋销售额下滑了60%,而Nike Dunk滑板鞋的销售额增长了25倍。


另外一个趋势是女性运动鞋市场在持续增长,在StockX平台5年来女性运动鞋销售额增幅超过1500倍。仅在2020年,StockX 平台共计出售了25万多双女性专属 Jordan,较2019年增长120%。


此外,亚洲特别是中国市场是球鞋转售市场的增长地区,2019年StockX在东京就建立了亚洲总部,2020年11月17日,其又宣布在香港开设亚洲首家鉴定中心,正式启动大中华地区的本地化服务。Stutox的CEO Scott Cutler曾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里,亚洲的交易已经上升了500%以上,其中香港领先。


无独有偶,此前StockX的竞争对手GOAT也早已登录中国市场。而在中国本土,各类二手交易平台也在出现和崛起,包括得物(原毒APP)、nice、斗牛、嚯 hobbyhouse等。


除了运动鞋转售,在新冠疫情期间,包括耐克、阿迪达斯、彪马等一众运动品牌都在大中华区取得了营收增长。按照目前的疫情发展趋势,大中华区依旧是各大品牌稳定的市场,也将引发转售平台更激烈的竞争。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网络

标签: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热门标签

快乐购物街  粤ICP备14075700号-4  Copyright © 2010 - 2019 / All Rights Reserved

1.4564s